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情感故事 > 文章 当前位置: 情感故事 > 文章

小姨子在浴室洗澡,接下来的举动,让我举足无措

时间:2018-10-03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我从小就没见过我妈,我爸跟我说,我妈是在我小时分跟人跑了,因而我从小就对女性没什么好形象。

小时分我爸白日要出去上班,他是个瘸子,只能找一些工厂、废品收购站看大门的作业,他上班之前就把我放在小姨家,让邻居家的小姨帮助照料我。

小姨长得很漂亮,一笑起来脸上有个酒窝,还有两虎牙。不过小姨有几个古怪,她总是喜爱抱着我睡觉,两条腿还在我的身上蹭来蹭去的,蹭的我痒痒的。我问她为什么在我身上蹭,她告诉我这样很舒畅。

小姨家里要比我家有钱,那年她过生日,买回来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,那时分我家里穷,底子没见过这种奶油蛋糕,看得我直流口水。所以她就分给我吃,不过她不让我直接吃,而是把奶油涂在自己身上,让我舔着吃。

那时分是夏天,气候很热,小姨穿戴一件贴身蓝色连衣裙,很清新。那件蓝色的连衣裙很宽松,似乎悄悄一撩就能从身上滑下来似的。

她把奶油涂在身上,还用一块蓝布蒙住我的眼睛,让我去舔,后来我问她把奶油涂在哪里了,她告诉我你长大了就知道了。

所以那个时分我特别期望长大,由于长大了就能够知道小姨的小秘密了。

不过后来她家搬走了,小姨走了我十分悲伤,还大哭了一场。后来我就被送到乡间我爷爷那里,我爷爷是当地有名的行脚医师,后来我就是跟着我爷爷长大,还学了一身的医术。

一转眼我就到了上大学的年龄,我学习成绩还能够,考上了东海大学,要去东海上学了,不过这还不是最让我激动的,最让我激动的是,我很快就能看到我小姨了!并且我还要住在小姨家里。

炎炎夏日,我坐上去东海的火车。在车上我睡了个大头觉,梦到村花罗芬深夜摸到我家,还要跟我做羞羞的事儿,我火急火燎的正想扒裤子上好戏,却被人猛的一推,醒了。

我靠这什么玩意儿?谁打扰老子的功德!

我很不满的睁眼一看,第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洁白嫩滑的长腿。本来我对面坐了个长腿大佳人。

这个时分,大佳人一脸厌弃的看着我。

她皱着眉头,不断的擦洗着肩头的水渍。这个时分我才知道,尼玛那是我的口水!怪不得她这么瞧不起我,敢情刚刚我模模糊糊的睡到了她肩上,口水都流到她身上了。

她看我盯着她,很不爽的说道:“看够没有。”

“只看到一点点。”我抓了抓头皮。

“偷看女性爽不?”

“爽,爽却是爽,就是……就是没看清楚!”见佳人并没有气愤,我的脸皮也厚了起来。

“你!”她强忍着心里的怒意,对我说道:“是不是还想摸摸?”

我登时激动道:“能够吗,那我不客气了。”

趁她没反响过来,我伸出手就在她的大腿上捏了一下。好嫩啊,像鸡蛋似的,弹性十足,简直让我蠢蠢欲动,心里的火一会儿就被调动起来了。

“唔……”

这佳人应该是没料到我竟然真的敢在火车上摸她,其时就怒道:“你……流氓!”她朝着四周看一眼,一巴掌朝着我扇过来。

我一看情况不对,赶忙说:“佳人,你这腿有毛病。”

“呃?”她先是一愣,然后恼羞成怒道:“你胡言乱语些什么!”

她肯定是认为我怕被她扇巴掌成心这么说的,我怎样能不知道?便正色说道:“我看你这腿颜色不对,有些淤青,你最近是不是摔过?”

我看她脸色一变,就知道我说对了,我就说:“你这只腿的腿骨坏了。”

周围人都嗤笑着看着我。

或许连他们也认为我在打摆子,单纯想吃这佳人豆腐,我就持续说道:“你腿部这淤青,乃是经络不通所至,要是不及早医治,我怕你整条腿都要坏死。”

大家都在看热闹,有人不屑的说道;“现在的年轻人啊,泡妹功夫真是一套一套的。”

“对啊,就这个小子看着还没我儿子大,竟然还假充医师,我也是服了。”

“呵呵,看看热闹就行,别当真。”

我就对那佳人说道:“你这条腿,每到下雨阴天,是不是就会隐隐作痛?”

那佳人轻轻一怔“你怎样知道?”

我假装一副讳莫如深的姿态说道:“说了我是医师你还不信。”

世人一看她的反响跟真的似的,登时唏嘘起来。这佳人也属实有些严重,其时便对我说道:“那我这腿你能治吗?”

“当然没问题,不过看病得要医药费,今天我看跟你有缘,你就给我二百块钱算了。”我冲她伸出两个指头。

“两百?”她深吸一口气,俄然怒道:“你个臭小子骗我呢,我这伤去医院都检查过好几次了,用了好几千都没治好,我看你就是个骗子!”

“哦,本来佳人你嫌少啊,那行吧,我收两千。”

“你!”她只差没吐血了,直接指着我说道:“你别再跟我说话。”

我正愁火车上无聊呢,就腼着脸说:“我真没骗你,要是你嫌我收得多,大不了我勉为其难再给你做个全身检查呗?”

“……”

她脸都绿了。

这次我算是把这个大佳人开罪透了,她直接转过头不理我了。

“别这样嘛佳人,反正无聊,咱们说说话呗?”我就嘿嘿笑道:“你叫什么姓名啊?”

她没理睬我。

我靠,这女性还真是翻脸不认人啊。我就说:“佳人,你要输不理我的话,我就叫你翠花了。”

她皱了皱眉头,这才说话。

“为什么这么叫我?”

我说:“翠花是我家的老母猪呢,她跟我联系可好了,我家就指着这头母猪卖钱呢。”

她登时怒了:“谁是你家母猪,别给我乱起外号,你给我记清楚了,我的姓名叫洛雪嫣!”

洛雪嫣?

“嘿嘿,这姓名真好听。”我说:“你记一下我的号码,到城里之后你就来找我,我能够给你治一下腿伤,我可没骗你啊,大不了不给你检查身体了。”

洛雪嫣差点儿吐血,翻了个白眼,直接扭过头不理我了。

.....

“东海市火车站到了,请到站的旅客尽快带好随身携带的物品下车……”

我擦,这么快就到了,我回身一看,身边的佳人现已走了,我也拾掇东西下了火车。

“东海市滨江中路鄱阳小区10栋2单元2905……”我掏出爷爷给我的小纸条,这个就是小姨的地址。

立刻就能见到小姨了,我心里小鹿乱闯。

小姨,十几年不见,不知道你现在怎样样?

顺着纸条上的地址,我很快就打的士到了当地,别的不说,这城里就是好,城里女性也比乡间女性白。

“2905,就是这儿了……”很快我就找到了小姨家。

当我按门铃时,小姨正在洗澡。在问清楚门外是谁后,她竟然只围了一条浴巾便来开门。

好一幅佳人出浴的场景:洁白的颈脖,性感的双肩,胸前一大片白嫩都露在外边,浴巾被那饱满的胸部高高地撑起,都有散落开的痕迹…

浴巾下摆刚刚盖住大腿根,整条修长细滑的大腿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……

能够幻想浴巾里边什么也没穿。这样若隐若现的感觉比朴实的光着身子更能激起男人的幻想力,也更让人心脉贲张。

看到小姨的如此装束,我猛地有一些脸红心跳,一起身体的某个当地敏捷起了反响。可想而知,我尽管心底很鄙陋,但我好歹儿仍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巨细伙子,哪里经得住这样的引诱。

小姨看着我,脸上微笑着,略略有一丝红晕,眼里媚眼如丝,不但对我这时分的到来没有一丝愠怒,反而有一些等待之色。

“小姨,我……”

“先进屋来再说,他人看到我这样,还认为咱们要做什么呢。”小姨娇笑一声打断了我,伸出玉葱般的纤手将我拉到了屋里,然后把门关上了。

接着小姨躬着身子为我倒水。

尽管我也有点色心,可是面对我小姨,我仍是冷静了下来。来东海市这段时刻,幸亏小姨照料我,我怎样能有非分之想呢。并且我应该装得厚道点儿,不然多掉价。

小姨把水放在桌上,身体前倾,浴巾内两团洁白中心一道深沟闪着引诱的光辉,让我不敢直视。

“小凡长高了!”小姨打量了我一下:“坐了多久的火车?”

“五个小时。”我一边窥探着小姨,一边说道。

“小姨,你改变好大!”我不由得说。

“哪里改变大?”

“胸好大!”

小姨拽起我的耳朵,嗔怒道:“你个小流氓,你说什么?!”

“啊……疼疼疼……”

“你先坐会,我先把澡洗完再招呼你。”小姨说完松开我的耳朵,留下一个让人胡思乱想的背影以及引诱人违法的体香,进到澡堂去了。

澡堂一阵水响之后,小姨又开始说话了。

“小凡,你能够帮我将我卧室的内衣拿来么?”小姨在澡堂里有一些娇羞地叫道。

“卧槽?”我条件反射地一惊。“小姨,你洗澡之前没有找好么?。”

“你要是不来,我在家都不必穿衣服的啦。嘻嘻。”小姨在澡堂内笑道。

小姨说我要不来,洗澡后就不会穿衣服,我心里又是一震,脑子里立即浮现出她不穿衣服的姿态,那必定比方才她倒水时所看到的景色还要影响多了。让我一时刻感觉影响。

小姨听到外面没有声音,便又名道:“小凡,你究竟帮不帮我找啊?你要不找,我就只有这样不穿内衣出来了。”

卧槽,不穿内衣就出来,那当然好啊。我心里狂喜,下面又激动地加重反响,但嘴上却是不知道说什么。所以我没有说话,或者说正想等她不穿衣服出来。

见外面没有声音,小姨也没有真的光着身子跑出来,而是又在澡堂里催促道:“喂,你是不是真期望我不穿衣服走出来啊。你这色狼。”

嘿嘿,其实我心里也有主意,但仍是假装很正派的姿态。

“小姨,你别急啊。我立刻就给你找。对了,你的内衣放在哪里了啊?”我放下二郎腿,从沙发上站起来问道。

“在我卧室里的衣橱里。”小姨说道。

我犹疑了一下,便从客厅里出来走向卧室,悄悄地推开小姨的卧室门,一股似兰似麝的清香扑进了我的鼻孔,这是老练女性的滋味,比少女的体香更能激起男人的荷尔蒙。让我的鼻子忍不住深吸了几次。

眼前是一张两米宽的席梦思大床,我想到每天晚上性感的小姨就光着身子睡在上面,我眼睛一闭,呼吸着房间内女性的香味。

艾玛,装一个正派少年真是不容易。我拍了拍胸脯,停息了一下心跳,才为小姨找内衣。

翻开衣橱,便见琳琅满目的内衣出现在我的面前,有粉红的,有黑色的,有蕾丝的,有吊带的,有抹胸的,还有情味的……总之各种的都有,看来小姨真是很有品尝啊。只是她没有男人在身边,穿这样的内衣没有男人赏识也怪惋惜的。

“找到没有?”小姨又在澡堂里问道。

“找到了,可是不知道你要哪一件?”我回答道。

“随意,你觉得哪件美观,就给我拿哪一件来。”小姨在澡堂里说道。

“哦。”我嘀咕了一句,然后很凶恶的选了一个豹纹丁字裤,和豹纹的罩罩。一想到小姨即将穿上这狭小的丁字裤,我心里又是一阵等待。

“小姨,我把内衣给你放在门口啊。”我站在澡堂门口说道。

没等我说完,小姨便从里边伸出手从我手上取走了内衣。

上一篇:婚姻打下的痕迹毕竟在后来的独身日子里逐渐淡去

下一篇:两位单身母亲的情感故事(情感故事)

推荐阅读
备案ICP编号  |   微信群发布分享  |  微信群二维码发布  |   北京微信群分享  |  
微信群 微信文章